img

「她死了!」劉安連滾帶爬的跑到眾人身後。

2022 年 11 月 8 日

「怎麼會這樣的,我們只是輕輕打了她一頓而已,又不是拿刀子捅她,她怎麼就死了!」吳敏嚇得六神無主。

郊外的空地上,一具冰冷的少女屍體躺在那裏,屍體的頭部不斷的往外滲血。

少女躺在血泊的之中,像極了一隻被鮮血覆蓋的蝴蝶。

「不關我的事,我只是扇了她幾個耳光而已!」趙春梅第一時間就想撇清關係。

何蓉害怕的退後兩步,整個人嚇得差點跌坐到了地上。

怎麼會這樣的?怎麼人就死了!

何蓉知道,要是張楠的死被發現,她絕對逃脫不了干係。

因為把張楠叫出來的人,就是她。

雖然是吳敏讓她這樣做的,可人確實是她叫出來的,要是事情曝光,她也會跟着完蛋!

阿龍和劉安嚇得面無人色。

剛才打人的時候,他們雖然沒怎麼出手,基本上都是吳敏在發泄。

可他們一直控制着張楠的行動,讓張楠失去反抗能力。

張楠最後倒地的那一腳,就是他們兩個一起踢的。

誰能想到,不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腳,竟然就帶走了張楠的性命。

「是石頭,她的頭撞到石頭上了。」何蓉靠近了屍體,檢查了張楠的頭部之後說道。

眾人這才明白張楠的死因。

可明白死因又有什麼用,張楠是他們帶來的,人是他們打的他們踢的。

就算他們沒有殺人的心,可人現在已經死了,他們都成了殺死張楠的兇手。

想到自己可能要被抓去坐牢,眾人心裏湧現出一陣絕望的情緒。

「大家別慌,她沒救了,我們還有救。」何蓉在驚慌過後,反而冷靜了下來。

或許是因為她經歷的事情比較多,她現在比在場所有人都要冷靜。

眾人看向了何蓉,可能是何蓉太過冷靜,眾人激動的情緒不自覺的跟着平靜了下來。

眾人都冷靜下來之後,大家開始思考如何處理屍體。

何蓉提議燒屍,只要屍體不在了,就不會有人知道張楠已經死了。

何蓉的提議立馬得到了眾人的贊同。

阿龍想辦法弄來了汽油,他們就在那個空地焚燒了張楠的屍體。

在焚燒屍體的過程中,何蓉回家了一趟,從家裏拿來了一個她母親留下來的骨灰盒。

母親說過,這個骨灰盒擁有囚靈之力,只要將人的骨灰放置於這個骨灰盒中。

那麼骨灰主人的靈魂也將被永遠困在這個骨灰盒裏。

為了讓屍體燒成灰,五人用氣油一次次的焚燒身體,直到將張楠的屍體完全燒成了灰燼,眾人才收手。

在把張楠的骨灰安置在何蓉拿來的骨灰盒中之後,眾人找了一處無人的荒山,在地上挖出了一個米多深的大坑,將骨灰盒放在於坑內,最後用土掩埋。

「我們直接把這些骨灰扔進水裏或是灑在地上,這樣不是更保險嗎。」趙春梅不明白為什麼何蓉要多此一舉。

「張楠不是正常死亡,她的怨氣極重,我媽媽留下的這個骨灰盒可以困住她的靈魂,讓她無法來找我們報仇。」

這時的何蓉雖然有一些靈力,但實力低微,根本不是一隻厲鬼的對手。

除了困住張楠的靈魂之外,她一時也想不到別的辦法。

「呵,封建迷信。」趙春梅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

何蓉只是看了她一眼,沒有理會她。

在埋好了骨灰盒之後,五人對好了口供,如果有人上門來問張楠的事,他們誰也不能說溜了嘴,口徑一定要一至。

之後張楠因為兩天沒有回學校,也沒有回過孤兒院,他們孤兒院的院長還有學校的老師都找到了警察那裏。

警方開始派人尋找張楠的下落,最終一無所獲。

也不是沒人懷疑張楠遇害,可是張楠的屍體一直沒有被人找到。

只要沒有見到屍體,就無法說她是被害了。

因為有人見到何蓉來找過張楠,警方也帶了何蓉過去問話。

何蓉便將吳敏與張楠的恩怨告訴了警方。

她告訴警方,那天是吳敏讓她去叫張楠的,他們把張楠叫到校外威脅了一頓,之後就放她走了,至於她之後去了哪裏他們也不清楚。

她知道這事兒瞞不住,也告訴眾人不要隱瞞。

。 「是!」太子點頭回答:「不過程御醫說了,我們現在除掉毒畫也還能讓父皇緩解一些病症,只是這段時間,恐怕雲太妃和四殿下他們會惡毒出手,讓我和寧王都防不勝防。」

一邊聽太子說着,南初月感覺身上骨寒毛豎。

那種感覺,時只有前世被南昕予逼迫命盡時才有的那種恐懼和膽寒。

不!

絕不能再一次讓雲太妃和君耀寒得手。

南初月握緊雙拳,直瞪瞪看着太子道:「那麼,太子叫我來是有何打算呢?」

太子從袖子裏拿出一封密函,遞給她道:「這時我暗中截獲君耀寒和柯焉族族王往來信件,他們似乎早已密謀聯手,我想若這次他們想要攻擊我和寧王,最有可能讓柯焉族人出手。」

南初月接過密信,擔憂道:「我們寧王府倒是兵強馬壯,暫且不怕他外域族人,可殿下你身邊沒有護衛軍,你和太子妃的安危?」

太子笑了笑,道:「寧王妃果然仁心善念,所以如此看來本殿下並未所託非人,你們放心吧!只要有父皇在,他們暫時還不敢明目張膽對付我,只是讓寧王小心才最重要。」

南初月才放心手下密信,和玄五辭別太子回寧王府。

半路上,南初月坐在馬車裏忽然又想到一件事,便問玄五道:「我時常見王爺佩戴一塊麒麟玉佩怎麼不見了?難道是王爺弄丟了?」

玄五對南初月沒有防備,順嘴便回答:「那塊玉佩上次在幽淮山被碰碎了一塊,王妃忘了?」

「哦!」

南初月故作恍然的樣子,笑了笑道:「我這記性竟不好了,玄五,我看王爺很喜歡那種翠玉,我們南家也有些古玉,你說我挑一塊送給王爺,他會喜歡嗎?」

玄五想了想搖搖頭道:「那可不一定,我時常沒看見王爺喜歡什麼翠玉珍寶的,他只喜歡寶劍兵書,若王妃家裏有或可得王爺歡心。」

「切——」

南初月撇撇嘴,心道怪不得君北齊整天冷麵寒鐵的樣子,原來喜歡的物件也那般冰冷無趣。

玄五的回答並未讓南初月打消疑心,她繼續試探問道:「那我見王爺很是真愛麒麟玉佩呀!可是那塊玉佩有什麼來歷?」

玄五搖頭:「麒麟玉佩有什麼來歷我可不知道,但我知道那玉佩原來有涼快,其中一塊曾經是王爺的母妃隨身佩戴的,可惜夫人去世后,玉佩也丟了。」

「丟了?」

南初月登時心底無限猜疑。

前世她明明在君耀寒手裏見過一模一樣的麒麟玉佩,那麼他手裏的玉佩究竟是從君北齊身上搶過去的,還是從前夫人遺失的呢?

南初月感覺這件事很有蹊蹺,便再問:「玄五,那你說……」

還沒等她問完一句話,忽然見正掀轎簾看着外面的玄五大叫一聲:「不好,王府有刺客!」

登時,馬車瞬間飛一樣橫衝出去,南初月沒防備一下子被晃坐到地上。

幸虧玄五及時扶住她,南初月才沒有滾出馬車外。

原來南初月只顧著說話,竟不知他們已經回到寧王府附近的長街上。

玄五到底是侍衛出身,聽太子殿下說了那些話后一直牢記在心,所以馬車還沒回王府是他就發現了端倪。

馬車被外面侍衛架控的疾馳如風,幾乎一轉見功夫他們就回到王府前。

南初月還沒等下轎就已經聽見外面一片兵器刺耳廝殺聲響,和讓人膽顫心寒的呼喝喊叫之聲。

玄五滿臉怒色,和南初月衝下轎輦,一手緊緊抓住南初月手臂,大聲叫道:「王妃你跟着我,我們先去找王爺。」

「好!」

南初月大聲回答,目光卻已經看到漆黑夜色中幾乎整個王府都有人影在倒出騰挪廝殺。

人影翻滾叫喊,暗夜幾乎分不出誰是誰,南初月也是僅憑對喬青峰和三十暗衛的熟悉感才能看到他們其中一兩個人。

玄五回來后寧王府侍衛立刻像看到了主心骨,從四面八方撲過來保護南初月。

玄五一邊和敵方刺客打鬥,一邊問自己人:「來者什麼身份?多少人?」

寧王府侍衛回答:「來路不明,武器都是怪異的,大約百十人。」

玄五來不及再說什麼,已經衝進殺陣了搏殺去了。

南初月卻知道,來者必定是太子說的什麼外域族人,看來君耀寒果真和外域族人聯手,想一舉奪走君耀寒性命。

在亂馬營天的廝殺中,南初月一個人沖向君北齊的大殿。

雖半路遇到很多敵兵,好在寧王府侍衛和三十暗衛都拚命護着她,南初月得以用最快速度來到正殿。

只見正殿外面已經橫七豎八躺了數十具屍身,南初月也顧不上害怕了,踏着那些人身體衝進大殿。

大殿中也倒出狼藉一片,躺了滿地矇著面的異域族人,那些人手裏都是各種奇形怪狀,令人驚恐的兵器。

「王爺,王爺你在哪?王爺?」

南初月倒出看不到君北齊,只能放聲大喊。

就在這時,門外不知誰射出一道利箭,如破月流星一般裹夾着呼嘯聲直奔南初月而來。

南初月聽到聲音時才轉身看去,一來她不太懂得武功,而來利箭來的太快,南初月根本躲避不及。

等她發現利箭是沖着自己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餵了劇毒的暗紫色鐵箭頭直直刺向南初月面門,南初月也似被定在地上一般愣愣看着利箭刺來。

眼看箭頭就要刺如南初月咽喉,君北齊忽然從一道暗門中閃身出來,用閃電一般的速度將手中長劍也拋向南初月。

長劍鋒刃和利箭交鋒,只聽「嘡啷」一聲,利箭登時被斬斷兩截,箭頭方向被更改,緊貼著南初月額頭擦過去。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南初月根本反應不過來,被長劍和利箭兩重兵器的巨大慣力摔倒在地上。

登時,她感覺頭皮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髮髻也順勢披散下來。

南初月剛想抬手試一下額頭傷勢,忽聽君北齊寒徹聲音道:「你不要命了,這個時候到處胡亂跑什麼?」

。 為了節省路線,韓成聯絡了歐陽蕭弛,從他們西川借道而過,還得歐陽蕭弛行個方便。

趙南貞當時滾下寧米爾山脈后掉進寧疆河,順著水流漂到了西南邊,被附近村名鋪在河上網魚蝦的網子給網住了。

歐陽蕭弛一口答應了,且還會幫忙直接把葉卿楊送到趙南貞所在地,但是,歐陽蕭弛有個條件,得先讓葉卿楊在西川暫停兩日,給他母親瞧病,這個條件,韓成直接替葉卿楊答應了。

趙南貞出事後,西北相對風平浪靜,聯軍們因為攻打趙南貞不但沒有得到好處,反而還讓自己受了重創,現在即使龍城沒有主帥,也沒人再敢在老虎的嘴上拔毛了。

葉卿楊他們坐船出發,下午就到了西川。

歐陽蕭弛宴請葉卿楊和韓成一行人。

歐陽蕭弛穩重了很多,一邊和葉卿楊、韓成等人握手,一邊客套道:「沒想到你們會這麼快,快請快請,先喝口茶,歇一歇,飯菜馬上就好。」

葉卿楊卻覺著這般嚴肅的規格有點好笑,特別是面對的人是歐陽蕭弛,就莫名覺著好笑!

於是,葉卿彎著眉眼說:「蕭帥還是不要這麼太刻意了吧!搞得我都有點不適應了,先讓我見一見老夫人吧!」

歐陽蕭弛電話里已經聽韓成說葉卿楊一路舟車勞頓,才休息了一天,就又坐來西川,這一般人不歇個幾天幾夜怕是不行啊!

她這般暈暈乎乎能看病?

歐陽蕭弛又不好直接這般懷疑葉卿楊,便道:「葉卿楊,聽韓統領說你這半個多月來基本都是在海上漂著的,身體要緊,先歇會兒,吃了飯休息一宿,明天再看。反正,都病了十多年了也不急這一時。」

葉卿楊繼續抿唇笑,「蕭帥這是擔心我渾渾噩噩給老夫人檢查不到位吧?」

歐陽蕭弛擺擺手,「倒也不是。」

葉卿楊,「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先喝口茶歇會兒,飯後就給老夫人看病吧!說實在的,我可能是天生屬於海上的,坐船與而言是一種享受,根本沒什麼暈不暈。」主要是她有很好的暈車暈船藥,每次長途坐船,她都會提前吃暈船藥的。所以,長途坐船,葉卿楊都是該吃吃,該喝喝,一點影響沒有。

晚飯後,葉卿楊見到了歐陽蕭弛的母親,杜靈溪。

奇怪的是,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大叫大鬧的杜靈溪,看到葉卿楊的時候竟然很乖,只是,她很警惕的看著葉卿楊,直到做好一切準備的葉卿楊擺放好要用的小型器械后,杜靈溪才一聲尖叫,抓住兒子的胳膊,躲在他身後,哆哆嗦嗦道:「歐陽救我,大太太要殺我……他們,他們要把我和童童賣給人伢子……我,我不要啊……」

面對一個瘋子,葉卿楊沒有任何驚訝或者多餘的表情,只拿出了一瓶藥片,擰開,要了一杯水,看向歐陽蕭弛,「讓她先吃一粒葯吧!平時沒少吃鎮靜類葯吧?」

歐陽蕭弛,「這你都看得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