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康看向了其他四人,這次攻城,說不定會有天大的戰事發生,他們總不可能留在城裡面坐以待斃,能幫上忙的話,肯定也要參與守城。

2022 年 11 月 19 日

不過在這種浩大的戰役中,他們能起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

城門前。

土之國的大軍已經兵臨城下,列成了極為嚴整的方針,密密麻麻,數量至少在十萬以上。

這支大軍,統一都穿著黑色的甲胄,看上去烏黑一片,一眼望去,頗有一種黑雲壓城的可怕氣勢。

除去那無數的兵馬外,在城下還有訓練好的戰獸,以及大型的攻城器械。

「好雄壯的軍隊,難怪能夠所向披靡,一路打到這裡。」

葉康幾人已經登上了城牆,他們見到這般威嚴的軍勢,也是十分吃驚。

「魔門之中素來也是人才輩出,不要小看他們。」

葉康露出十分凝重的神色。

「看,那邊的天上還有。」

突然間,日千里的聲音在耳畔響了起來。

葉康望向了頭頂的上空,果然,在那視線當中,有十數個大黑點,將真氣聚集到雙眼,方才能夠看清楚,那是一隻只體型巨大的的黑色雄鷹,在那雄鷹的背上,赫然可見一道道人影,立於鷹背上。

「是鳳鷹。」

旁邊的田傲驚訝道。

鳳鷹,是一種飛行類異獸,此時天上的這十幾隻鳳鷹,明顯是經過馴服的,想要馴服鳳鷹,難度可不小,各大宗門像,天虛宮,神意門這些大門派中,也有天風鷹的存在,不過數量很少。

魔門當中,獸皇教的馭獸工夫了得,因此才能夠一次性動用如此多的鳳鷹。

隱約之間,葉康從其中最大的一隻鳳鷹的背上,看到了一名戴著獠牙面具的黑袍女子,那身形輪廓,讓葉康感到有些眼熟。

「那個戴鬼面具的女人,應該就是敵人的統帥了。」

史翠搭起弓箭,瞄準了那一隻鳳鷹,不過隨即他就搖了搖頭,放下了弓箭,這麼遠的距離,除非是頂級的箭術宗級強者,才有可能射得中。

「這個女子,好像在哪裡見過。」

葉康沉吟了起來,稍後,他的腦海中便閃過一道身影,他眼睛一亮,「我想起來了,這個女人,就是當初指揮滅掉極火宗的那個黑衣人首領。」

「可是,好像我又不止這一次見過她。」

看到這道身影,葉康思緒萬千,總覺得對方很眼熟,但是具體如何,又想不起來了。

日千里看葉康的面色有些古怪,也是忍不住問道:「怎麼了老大,你認識她?這不太可能吧。這個女人可是楚千柔,魔門天蠶十秀的老大,你要是見過她,恐怕早就身首異處了。」

她是魔門天蠶十秀之首?」

葉康愣了愣,魔門天蠶十秀,個個都是武道鬼才,那是魔門中天賦最強的十個年輕人,這女子能夠稱為魔門天蠶十秀之首,可見對方的實力有多恐怖。

葉康知道,當初見到這黑衣女子的時候,對方便能夠令兩名宗級六品強者俯首聽命,即便沒見過對方出手,但是卻也能看出些端倪來。

「是啊,傳聞聖天教楚千柔文武雙全,不僅武道修為奇高,還擁有超乎常人的智謀,在聖天教中地位很高。」

日千里似乎對黑衣女子了解不少。

「這樣的天才,可惜是我們的敵人。」

田傲也是開口道。

「敵人似乎要開始攻城了。」

這時候,史翠突然望向了敵軍的方陣,此時此刻,那氣勢磅礴的方陣蠕動了起來,大有準備攻城的架勢。

此刻,天空上方。

「大人,刺殺卓星海的行動失敗了,吳長老已經身死。」

後面的鳳鷹飛了過來,一名黑衣老者跳上了楚千柔的鳳鷹,躬身稟報道。

「又失敗了,怎麼會呢?」

楚千柔的聲音中明顯帶著一絲震驚。

吳成風長老可是他們安插在太陽城當中的一顆重要的棋子,本身也是宗級的修為,現在他們都不惜暴露這顆棋子,竟然還失敗了。

而且吳成風這個人素來謹慎,如果不是有足夠把握的話,他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據說又是那個葉康,設下了陷阱,引吳成風他們出手,結果被那天雲長老一網打盡了。」

黑衣老者面色也有些難看,「我早說過,那個小子終究會成為我們的心腹之患,可您偏偏說他能為我們所用,結果呢,又一次壞了我們的大事。」

「算了,既然失敗了,那就只能強攻了。」

楚千柔擺了擺手,並沒過多廢話,「傳令下去,攻城!」

「是!」

黑衣老者跳回了自己的鳳鷹,下去傳令了。

不一會兒,滔天的戰鼓聲便響徹了起來。

那排布嚴整的土普國大軍,還有那一頭頭戰獸,也是發出震天的嘶吼聲,加上攻城器械的轟鳴聲音,太陽城的城牆劇烈震動,讓城關周邊的山嶽都跟著搖晃,整個天地都像是在晃動。

「殺!」

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響徹而起,密密麻麻的弓箭,從城下和和城牆上暴射出去,如同暴風驟雨。

葉康五人不敢怠慢,連忙蹲下身體,找了一處較為安全的區域隱藏起來。

即便如此,仍然有著一道道箭矢從身旁擦過,激起道道破風聲。

慘叫聲,還有箭矢撕裂血肉的聲音不絕於耳,如此密集的一波箭雨下去,恐怕至少死傷上百人。

僅僅幾十個呼吸的時間,戰場之上,已經血流成河。

「戰爭果然殘酷,一下子就死了這麼多人。」

史翠的俏臉有些泛白,他們武林中人廝殺,最多死上幾個人,殺幾十個人,那已經是了不得的血雨腥風了,但是在戰場上,一眨眼便能死個上百人,簡直就是煉獄。

「這些士兵,都不過是戰爭的工具罷了,如果我們沒有修鍊武學,沒有拜入宗門,恐怕命運也會和他們一樣,淪為犧牲品。」

田傲等人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十分感慨。

在這強者為尊的世道,若非他們是武林中人,那麼戰爭一旦爆發,他們的命運必定十分凄慘。

太陽城被修築得十分堅固,即便土普國的大軍人多勢眾,軍勢浩大,一時半會,卻也討不到半點好處。

城牆上雖然千瘡百孔,大部分守城的器械都已經被摧毀,到處都是守城士兵的屍體,但是城牆下面,攻城的土普國軍隊死傷更多,屍體堆成了小山。

「那些鳳鷹動了。」

就在這時候,日千里突然看向了半空,驚呼出聲。

只見得半空之中,那十幾頭鳳鷹竟然向著城牆靠近了過去。

「魔門的高手要動手了。」

葉康的眼睛眯了起來,想要結束這場戰爭,靠兩支軍隊之間的大戰,恐怕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還不一定能夠結束。這個時候,是武林高手們決勝負的時候了。

擒賊先擒王,如果能夠擊殺敵軍統帥的話,無疑是能夠取得這場大戰的勝利。

。 看著閻蟬這突然的舉動,林羽不由詫異。

不過,林羽也沒有多想。

她的舉動,應該是緣於對先祖的敬畏吧!

林羽和錢萬金都沒有打擾她,雖然他們心中都很好奇,台階上這些上古巫族的文字到底是什麼意思,但眼下,顯然不是詢問的時候。

兩人都站在旁邊耐心的等待著,又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祭台。

白巫一族在這個地方修建這樣的祭台,也不知道是何用意。

三跪九叩之後,閻蟬才緩緩的站起身來,眼中充滿激動。

「這上面寫的什麼?」

林羽見狀,馬上指著台階上那些巫族文字向她詢問。

「祭文。」閻蟬回道。

果然!

林羽眼中閃過一絲明悟之色,又問道:「所以,這真的是上古巫族的祭台?」

閻蟬輕輕點頭,「不過,這祭台不是為了祭奠巫族的先祖,而是為了供奉巫族的聖物。」

「聖物?」

林羽和錢萬金同時一愣,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那迷你的金字塔上。

閻蟬用眼角的餘光瞥了兩人一眼,點頭道:「你們猜得沒錯,那就是巫族的聖物,混沌石!」

巫族聖物?

混沌石?

林羽和錢萬金瞬間恍然大悟。

難怪閻蟬如此虔誠的跪拜呢!

他拜的不是巫族的先祖,而是眼前的巫族聖物。

然而,兩人心中又是好奇不已。

能被奉為巫族的聖物,想來,這混沌石應該不簡單吧?

不過,就眼下來說,他們沒看出這混沌石有什麼異樣。

閻蟬似乎看出了兩人的疑惑,解釋道:「傳說,混沌石是女媧補天後剩下的一塊石頭,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後來落在了上古巫族的手裡,造就了強橫無比的上古巫族。」

「女媧補天……」

錢萬金嘴角不住的抽搐,愕然道:「這,有點……有點……」

錢萬金支支吾吾半天,還是沒能說出後面的話來。

不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說,而是不敢說。

「有點扯淡是吧?」閻蟬接過話茬,「雖然我也覺得有點扯淡,但傳說中就是這樣!我現在也算是明白黑巫為何要對白巫窮追不捨了。」

「因為混沌石?」林羽眼中閃動精芒,下意識的詢問。

「肯定是!」

閻蟬篤定道:「黑巫不傻,以他們那時候的力量,想要重現上古巫族的榮耀,幾乎不可能!所以,他們必須藉助混沌石的力量!」

「但在當初分裂的時候,混沌石落在了白巫手裡。」

「所以,黑巫不是非要將白巫滅族,只想得到混沌石!」

「但白巫寧願跟黑巫的追兵同歸於盡,也不願讓混沌石落在黑巫手裡。」

得知黑巫和白巫兩族的恩怨的真實原因,閻蟬不由感慨萬千。

混沌石,雖為上古巫族的聖物,但卻葬送了整個上古巫族。

這到底是聖物還是邪物,又有誰能說得清呢?

林羽稍稍沉思一陣,點頭道:「你的推斷應該沒錯,之前我還納悶呢,黑白兩巫同出一脈,怎麼會就因為意見不合就非要將對方斬盡殺絕,現在被你這一說,倒是不難理解了。」

錢萬金認同的點點頭。

稍稍沉默,錢萬金又轉頭看向閻蟬,緊張的問道:「這巫族聖物,能幫我們離開這裡嗎?」

閻蟬微微一窒,瞬間沉默。

巫族的聖物,跟他們能否離開這裡,好像,沒有任何關係。

就算找到巫族聖物了,對他們現在的處境,也沒有什麼幫助。

看著稍顯失落的閻蟬,林羽不由抿嘴一笑,安慰道:「不管如何,我們現在的處境,比之前可是好了很多!既然這混沌石是巫族的聖物,現在,又只有你這麼一個巫族,那你就把這混沌石拿回去好好保管吧!別讓這巫族的聖物,落到他人的手裡。」

閻蟬想了想,輕輕點頭。

雖然她也不知道混沌石是否有傳說中那麼厲害,但這畢竟是巫族聖物。

而眼下這個地方,也並沒有那麼安全。

指不定以後還會有人在特殊的時候進到這裡來。

這巫族聖物,可不能落在別人手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