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幾天,不死族很熱鬧。

2022 年 11 月 13 日

原本只有冰雪一片的世界,動不動會出現大火。

顧雲墨看著眼前這一片廢墟,面色陰沉。

「統子,你不是說這丹方沒問題嗎?」

「宿主,丹方是沒有錯啊。但是你用的替代靈草靈藥品階太低,再者火種也不行。」

「你沒有?」

「宿主啊,異火是擁有靈識的,神通廣大,它喜歡自由。」

「你直接說你干不過人家,不就行了?」

天書:……

「宿主,你這樣會失去人家的。」

「還有這好事?我仔細想想,失去了你,不就沒了滅世血雷的威脅了?你倒是給我硬氣一回,給我滾蛋啊!」

天書:……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鑽進了識海。

識海受到撞擊,驚濤駭浪。

顧雲墨只覺得自己的腦子好似被灌了水,不停翻滾。

「給我安靜點!」

「哦,好的,宿主。」

顧雲墨揉了揉眉,站起身來,無奈地離開。

想要這些骷髏人回歸人身,還需繼續努力。

「師父,其實我們都習慣了。」阿郎善意地勸解道。

「不,阿郎,你說錯了。」

「錯了?」

「這個世界上,什麼都可以習慣,唯有痛苦不會習慣。」

。 “清月,你幹嘛呢?”陸遠跑過來,連忙拉開楚清月。

楚清月反而更加用力,吳有錢被她死死捏在手中,眸子則冷漠的瞥著周圍的人群,道:”黑天落日之下,竟然欺負小女孩,該當何罪!!」

楚清月的語氣冰寒無比,讓剛才被揍的這些人心中有些不寒而慄。

這個小姐姐氣場太強大了,而且她的身手竟然這麼好。

“你…你快放開我!”帶着鴨舌帽的吳有錢被楚清月掐著脖子,呼吸都困難,不由得憤怒的吼道。

“哼,又是你這個大色魔!”

楚清月冷哼一聲,一腳踹在吳有錢的肚子上,將他踢飛了出去。

在吳有錢倒地后,幾個人連忙扶起他,而棚子裏的人已經氣勢洶洶走了出來。

一個光頭男冷蔑望着楚清月,道:「你特么是誰啊,我們在拍戲,你從哪冒出來的?」

光頭男是劇組的總導演馮大剛,剛才正拍到緊要關頭,楚清月便沖入人群瞬間將演員們揍倒在地,還打傷了主演吳有錢,現在吳有錢的臉上還有兩個大包,這已經嚴重影響到以後的拍攝了。

「啊這!對不起,對不起,我表妹見義勇為,不知道你們在拍戲!」楚清月還愣在那,陸遠連忙上前解釋了一句。

「真特么晦氣!」馮大剛抱怨了一句。

就在這時,楚清月則冷笑着望向倒地的吳有錢,嘴角勾勒起一抹譏諷道:

“大色魔,連熊貓兒都不放過,現在又欺負弱女子!”

吳有錢還在懵圈中,特么的老子也不認識你啊,雖然你很漂亮,但是凡事講究道理。

仔細打量了楚清月渾身上下,吳有錢咽了下口水,極品啊,這等美女比他那些粉絲中棒極了。

在導演和陸遠談話時,吳有錢上前道:”這位美女,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們在拍戲,而且我不是你說的大色魔…”

“閉嘴,本帝不想再聽到你說一句廢話!”楚清月打斷吳有錢,冷哼一聲。

這吳有錢始終帶着偽善的面具,從上次灌酒下藥楚清月就把他看透了,只是沒想到這傢伙短短時間又從牢裏出來了,看來有些關係。

吳有錢連忙閉嘴也不敢再說廢話,他的眼睛卻貪婪的望向楚清月的胸口,口水不斷流淌而出。

“看什麼看,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珠子挖下來!”楚清月見吳有錢盯着自己胸口,不由得冷哼一聲。

“啊…我…不是…不是看…”吳有錢嚇得渾身哆嗦。

“我管你看不看,再給我看一眼,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楚清月冷哼一聲,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她最討厭這種赤裸裸色眯眯的眼神。

吳有錢被楚清月那眼神嚇得一縮,連忙收回了眼神,他現在算是怕了。

看這個小妞的模樣,真的像要殺了他一般。

就在這時,又有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

眾人順着視線望去,正好看見傅小翠閑庭若步的走來。

“大色魔,我警告你,最好離我們家清月遠點,不然,有你好看的!”

傅小翠走上前後,冷哼一聲,眼中帶着厭惡之意。

吳有錢聞言一怔,隨即看向了傅小翠。

這不是早上被他搭訕的傅小翠嗎?

今天早上,在附近酒店,吳有錢便碰見傅小翠,當時被她的顏值所吸引,心中痒痒,就想要上前搭訕一番。

哪料到他還沒靠近,這個傅小翠就扭頭對着他拳打腳踢,一邊打還罵。

當時他就傻眼了,老子也不認識你啊,雖然心裏想着泡你上床,但是老子不是還沒開始嗎?

其實,傅小翠早就認識他,而且對他知根知底,組織上前段時間特意讓她調查了吳有錢,社長懷疑他在日國巡迴演出可能不尋常,所以派傅小翠查了他的底,那段時間傅小翠連續三天跟蹤吳有錢,將他的所有信息都掌握了,沒想到這人只不過是個精蟲上腦的玩意,每次演出完畢他都會藉機會留住漂亮的女粉絲,然後以宴會為誘餌對其灌酒甚至下藥。

這種行徑簡直是喪盡天良,令人髮指。

因此,傅小翠才對他厭惡。

說完話,傅小翠又握著楚清月的小手手,語氣溫柔道:「清月,你怎麼都不說一聲就走了?」

楚清月絕美的臉上露出一抹緋紅,支支吾吾道:「本帝……」

楚清月差點脫口而出她要變成熊貓兒體的事情,二十四小時人形恢復卡馬上結束,她要不了多久就會變成熊貓兒體了。

「是這樣的,我表妹身體不舒服,所以提前走了。」陸遠連忙補了一句,這裏這麼多人,萬一萌萌一根筋直接說出自己是熊貓兒的事,那可就完犢子了。

「那你現在好點了么?」傅小翠雙手握的更緊,十分關心。

「嗯,好多了。」楚清月乖乖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導演馮大剛怒氣沖沖道:「別特么廢話了,破壞了我們劇組拍攝,你們必須賠償損失費一百萬!」

聽到一百萬,陸遠和傅小翠一臉怒氣。

「一百萬,你怎麼不去搶,賠你們五千塊,愛要不要!」說完,傅小翠掏出手機準備幫忙賠償,這一年來她靠完成任務也攢了不少錢。

「等等!」

楚清月攔住傅小翠,清冷的一笑,道:”一百萬我有!」

話音剛落,馮大剛盯着楚清月,他就隨隨便便開口,沒想到楚清月這傻泡真的要給一百萬。

「但是我就不給你!」

結果,下一秒楚清月的話差點把馮大剛氣死。

楚清月直接將他無視了。

她轉頭看向吳有錢,冷笑一聲,道:”大色魔,以後再讓我看見你欺負人,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說完,楚清月又拉着傅小翠。

「小翠,我們走!」

「站住!」馮大剛哪能放她輕易離開,立刻吆喝着兩個劇組安保攔住了楚清月,之前那些被揍的人也都氣勢洶洶盯着楚清月,雖然她是個美女,但是平白無故被揍成熊貓兒眼,換誰也不開心,今天必須討個說法。

楚清月眼睛一眯,目光森然的盯着他,冷冽的吐出一句:

「死光頭,找死不成?」

馮大剛冷哼一聲,正要招呼安保將她們控制住,身後的動作指導人員突然奔來。

「導演,住手!」 湘姨居然在上元名苑買了一套芳給她和林軒澤住。

她收好手機,精緻的眉梢一挑,唇角勾著一抹邪笑,「湘姨不讓我住你這。」

上元名苑也在市中心,去哪都方便,就算是以後在京大上學地鐵直達,幾分鐘就到了。

蕭塵眉梢一挑,一雙黑眸更加暗沉深邃,臉上看不清楚是什麼情緒,輕抿著唇,「婚約我已經解除,明天我會親自去和湘姨他們說清楚。」

本打算在她的拜師宴過後就登門拜訪紀老,沒想到紀老突然在拜師宴上發難,讓湘姨他們知道,當時的情況他說再多都是無用的,只能先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再去登門賠罪。

雲悅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打開電視,盤膝坐着,漫不經心的挑着頻道。

封葉和江祁兩個人待在房間裏面,一直偷偷注意外面的動靜,知道雲悅回來之後他們才敢走出去,剛好趕上開飯的時間。

**

紀家。

紀苓回來之後就一直將自己關在房間內,一下午滴米未進,紀母着急的不行。

「她還是不吃不喝?」紀茂名看着站在房門外的妻子眉頭微蹙。

以前怎麼沒看出來她性格這麼倔。

明明以前和蕭塵從未有過接觸,也沒有像其他女生那樣暗牧他,怎麼現在解除了婚約反倒表現的這麼異常。

紀母搖了搖頭,「要不你再去和爸商量商量,我看苓兒挺想嫁給蕭塵的。」

紀茂名臉沉了下來,「蕭塵的態度你也看到了,就算是爸也無法左右。」

他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雖然不是親的,但到底是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還是忍不住開口勸道,「苓兒,紀家和蕭家的婚約到此為止,你這麼優秀,除了蕭塵整個京城那麼多優秀的男人隨你挑選。」

紀苓蜷縮在床腳,一雙眼睛空洞泛著恨意,死死的掐著掌心。

那麼多優秀的男人又如何,都不及蕭塵優秀。

見屋內半點動靜都沒有,紀茂名也沒打算繼續勸,丟下一句話就離開。

紀母無奈的嘆息一聲,但願她能夠想清楚吧,不然以爸的脾氣絕不會一直縱容她。

紀茂名離開之後看着紀憲從外面回來,腳步加快走了過去,急忙道,「爸,你回來了。」

紀憲瞥了他一眼,「你這個急忙的性子說明時候能改一改,當了十多年的家主了還是這麼急躁,怪不得紀家一日不如一日。」

說着他咳嗽起來。

紀茂名訕笑着,看到他咳嗽立馬上去扶着他,「我性格就這樣,如果小妹……」

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立馬閉上嘴巴。

這些年家中所有人都不準提及小妹,一直是爸心中的禁忌。

他細細觀察了一下他的臉色,見他神色如常心中鬆了口氣。

小妹當年可是京城的才女,在年輕一輩人中她是最聰明的,而他各方面都平庸,要不是小妹出事,紀家家主怎麼可能輪得他來當。

也許是天妒英才,小妹當年才20歲就失蹤,尋不著半絲蹤跡,爸他當年也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把身體搞垮了。

「回房間。」紀憲由他扶著往樓上走。

紀茂名一路上樓心事重重的,到了房間紀管家把門關上,守在門外。

紀茂名看這陣仗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他迫切的開口問道,「爸,蕭塵真的解除婚約了?」

紀憲坐在椅子上,認真的點了點頭,「解除了。」

他又問,「那他……」

紀憲緩緩開口,「他許了每年分配給紀家兩個D實驗室的名額以及實驗室百分之五的資源,外加m國伊斯A區的生意。」

嘶!

紀茂名倒吸一口氣,蕭塵為了一個女人居然開出這麼豐厚的條件?!

每年四大家族為了爭取D實驗室的名額有多凶他作為紀家的家主知道的一清二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Comments are closed.